重症患者治愈经历:像学游泳一样呼吸 我成功闯关


更让人吃惊的是,说出这番怪论的托尔也不是“纸上谈兵”的象牙塔专家,据他任职的美国海军研究机构介绍,托尔在从事军事相关研究前,曾在美军三艘军舰服役并担任领导岗位。

在报道结尾,谈起“罗斯福”号前任舰长克罗泽尔时,托尔认为“舰长对保护部下有道义责任”,但他坚持认为“备战必须放在第一位,对于部署在西太平洋的军舰而言,应当时刻保持纪律,即使有官兵生病,也要随时准备作战。”

洛杉矶时报指出,特朗普在执政期间,领导政府多次做出削减全球卫生项目预算,降低全球卫生安全重要性评级等错误决策,甚至还提议削减对科学机构的资助,撤销国家安全委员会中重要的全球卫生职位等。今年初,美国立法者曾致信政府,要求其说明停止资助PREDICT的理由。参议员伊丽莎白·沃伦、安格斯·金联合致信美国国际开发署写道,“郑重面对并预防冠状病毒和潜在的全球流行性疾病是非常重要的,这需要足够的资源,联邦政府与专家之间的配合协调。”

实话说,即使在看了许多美国疫情的乱象后,笔者还是被这番话吓了一大跳。

托尔认为,舰上官兵大多是19-20岁的年轻人,“新冠病毒对年轻人的破坏力很弱,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感染了”托尔表示。

托尔的个人情况介绍,图源:美国海军研究所官网

重新开放海滩的命令目的在于鼓励个人和家庭加强锻炼,以减少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的政策所带来的不适,但也有地方政府表示反对。泰比岛市市长雪莉·塞申斯在一份声明中称,目前并不准备开放海滩,“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,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保证海滩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六英尺(约1.8米)。”

难以想象,一个曾经和一线官兵共同生活工作的人,居然敢这样“慷他人之慨”,呼吁拿官兵的生命安全去尝试他的所谓“理论”。

在报道中,托尔强调,美军“罗斯福”号和“里根”号一旦离开南海,会给“外部势力可乘之机”。在后续内容中,他直言这个要严加防范的“外部势力”,就是中国。

或许在他看来,为了维护美国在亚太的霸权,而选择让官兵相互感染、实现“群体免疫”,是一种更高级的人道主义吧!据洛杉矶时报报道,一项于去年9月被特朗普政府关闭的流行病早期预警计划,本有可能成为阻止新冠肺炎全球蔓延的有效工具。据该报道指出,该预警计划由美国国际开发署启动,从2009年开始运行直至去年9月底,致力于培训全球多国的科学家,帮助他们提早发现可能存在的新病毒,并应对像新冠肺炎这类全球性的流行疾病。